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淫荡干女儿


故事要从我的女儿说起。

  当然不是我亲生的女儿,她是我国中就认识的女生;同班同学,我大她一个月而已。

  国中时期,她活像个笨蛋,对任何事物一窍不通;似乎单纯的太过头。

  当她面前讲任何黄色笑话、或需要加以思考的问题,她都听不懂。

  所以,她喜欢问我她所不知道的问题。

  在她心中,我就像她父亲一样,能教她、替她解除任何作业或疑难杂症。

  她有个亲哥哥,对她却不好,让她印象极差。

  所以她叫我「爹地」。

  就在我们高 中分离之后,就很少有连络。

  我也没有去在意,更没有打电话与她聊天。

  大学后,我在外租了房子,与她的距离更是摇远。

  不久之后她打了一通电话过来:「爹地,好久不见!」「对啊!最近在做什么?」我问,按着遥控器。

  「唉!我发现自己生活没有了目标,对读书越来越没兴趣了!」她抱怨着:「所以我打算搬出去住,打个工充实自己。」「外面很危险耶!你一个人可以吗?」虽然很多年没连络,不过她应该是永远改变不了的笨蛋。

  「所以我会怕啊!爹地有什么办法呢?」她问,果然还像国中时期的她。

  「我有什么办法呀!总不能叫你来住我家吧?」我无奈的回应,虽然烦,但很喜欢与她聊天。

  「好呀!我去住你家。」她二话不说就决定了,完全不晓得我是在开玩笑。

  当然,我也傻了!她竟然爽快的就答应,我还把地址都给了她,我到底在想什么?

  隔天,门铃一响。我已经在沙发上等候多时了。

  我开门,她开心的表情,非常满意又见到了我。

  她大概165公分左右,脸蛋可爱,长发及肩。胸部不大不小,却额外突显。腰型展露,屁股圆翘。

  我帮她提了行李进房间,她一跃躺在床上,松了一口气:「好累……」「你真的打算住我家阿?」我问,看自己的床躺着一位美人,有点不自在。

  「对啊!不行吗?还是不方便?」她问,无辜的表情。

  「我是男生耶!」我提醒,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爹地我知道啊!」她又说,坐在床边,晃着脚丫子。

  「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吗?」我问,色咪咪的眼神,想要吓吓她。

  「爹地如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阿!」这句话,没有任何诱惑或妩媚,却让我的鸡巴有所震惊。

  糟糕,我的鸡巴要革命了,我一心努力克制自己。女儿绝对不是在诱惑我,她是个笨蛋根本不了解。

  「爹地,你在发呆吗?」女儿又问我,我非常尴尬的站在她面前,直视着她。

  「你不怕在住一起,会发生什么事吗?」我又说,尽可能不要太直接,让她自己思考。

  「爹地……你想要我吗?」她问,换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了。

  「你说什么?」我疑问,换我是个笨蛋。

  「我的意思是,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她又说,我终於明白了。

  「做爱呢?」我说,不管她。

  她果然愣住了,可终於听的懂我的意思了。

  「不然还能做什么?」她开口,鸡巴已经进化成终极型态了。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就站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抱着我,我的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她的姬芭,她完全不介意。

  「我不会,你要教我。」说完,我左手扶着她的后脑杓,与她来个深吻。

  她完全没有抵抗,双手紧抱着我的背。「舌头要伸出来!比较有感觉喔。」我说。

  她温润的双唇散发出兰花般的香气,她的舌配合着我舌头的律动,不时发出声吟。

  激吻后,我让她躺在床上。我卸下所有的衣物,将坚挺鸡巴放在她的眼前。

  她瞪她眼睛,马上就一把抓住我的鸡巴:「好热喔!上面这个是精子吗?」「嗯,帮我把她吸出来好吗?」我摸摸她的头,鸡巴上残留着少许的白色液体。

  她嘴巴一张开毫不犹豫的含住我的鸡巴,十分大胆的她完全不像以前国中时期,连恋爱都不敢谈。

  现在对於做爱竟然没有一丝拒绝,但只是一直吸,却没有技术可言。

  当然,这是我该教她的。「手要上下套弄阴茎,舌头要在龟头周围环绕,慢慢熟练。」「嗯……」她努力的照着我的话,跟她国中上课时期一样认真。

  当我的鸡巴越来越有感觉时,她好像又成熟了自己的技术。

  又吸又舔的,就像吃冰棒似着,吸了一口,抬头又给我一个微笑:「这样可以吗?」「唔……要出来了……」我说,精神即将崩溃,根本来不及阻止她。

  就那一瞬间,就射在她的嘴巴里,她停住动作,皱着眉头。

  「抱歉,来不及跟你说。」我道歉。她缓缓将嘴巴移开,用手挡住下唇深怕精子从嘴巴溢出。

  「吐出来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但肯定很难吃。

  咕噜!一声,她竟然都吞进去了。「爹地的,好好吃喔……」我恍然大悟,吞进去就算了,竟然还大赞美味。

  我将她缓缓抱起,她笑嘻嘻的看着我,我开始将手慢慢从腰伸至胸前,大胆的搓揉着。

  「阿……」她缩身子了一下,毕竟没有被侵犯过。

  我可没这么好心肠,让她躺在我的胸怀,右手抚摸着胸部,左手慢慢往姬芭飘去。

  刚摸索到内裤就感到一片潮湿:「好湿……女儿你这小淫娃……」「爹地,不要停,你快把手伸进去,拜托……」女儿哀求着,一边舔着我的脖子。

  我用中指当前峰,一口气突击她的阴毛森林,来到了阴蒂前来回抚摸着。

  她的声吟虽不夸张,却不到几秒就来一次,听的我心都碎了。

  一边摸着她稚嫩的胸部、激吻着她的唇,她的姬芭,当然更是激烈。

  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只知道让她舒服的快哭出来似的,我中指不停的在她的姬芭抽插。

  「爹……爹……阿……」她满脸涨红,语无伦次。「呜……」声吟中夹带细腻的尾音,感觉响尖叫却不敢叫不来。

  「会痛吗?」我问。「不……是……快了……爹……呜……」她眼神累光闪闪,天堂与地狱的交叉感受。

  没几分钟,我的手指就沾满了她的结晶。我将手伸出来,放在她面前,二话不说就将我手上的淫水吃个干净。

  「好吃吗?」我问,停止手边工作告一段落。

  「爹地的比较好吃!」她说完又将嘴唇贴在我的嘴唇,已经熟练到用自己的舌头带动我。

  他激情吻着我,一边自己退去裤子,衣物则是由我帮她解开扣子、胸罩,将她身子缓缓举直,退去。

  这时她的裤子与内裤早已神速的丢在地上,露出园翘的屁股,在我面前晃阿晃的,开心极了。

  「爹地,让我上你好不好?」她问,我躺在床上。他用姬芭前后摩擦着我的鸡巴,害我快断气。

  「你会吗?」我说。「看过我朋友跟她男朋友做过。」她笑的可淫荡呢!

  她握紧我的鸡巴,让龟头缓缓的塞入自己的姬芭。她强忍着痛处,却发出阵阵声吟。

  这时如果我快速抽插她,她一定会叫出来,那才叫爽。但我还是想让她自己试试看。

  整个鸡巴都坐了进去之后,她已满身是汗,喘着气:「好大……好难进去喔爹地……」接着他开始缓缓的上下晃动自己的身子,没有几下就停住,又刻意的强迫自己继续。

  我双手举直按摩她的胸部,她皱着眉头又对着我微笑,感觉自己满意又很痛。

  「我这样会太慢吗?爹地……」她问,上上下下缓慢的用姬芭套弄我的鸡巴。

  「等你玩够了,我在帮你呀!呵呵!」我笑她,她点点头「阿……嗯」。

  没几下,她终於受不了了,趴在我的胸膛,双胸顶在我的胸口,柔软极了!

  「爹地,帮我……」她哀求着,鸡巴依旧插在姬芭里。

  「会死掉喔……我说……」毕竟她自己弄都快把自己弄死了,更何况是我帮她。

  「爹地……玩死我……求求你……」她在我耳边颤抖的说着。

  我开始上下移动臀部,带着她的姬芭上上下下,我躺着,她趴在我身上,就这样。

  刚开始我缓缓抽动,感觉她的表情更痛苦了「阿……爹地……可以快一点……」我加快速度,她又叫又吟的紧紧抓紧我的背,指甲都快插进我的肉,十分痛苦。

  该说痛苦还是舒服我也搞不懂,只是速度又更快了,她叫声更是激烈。

  「会痛吗?还是舒服?」我问,捅得她姬芭欲裂,十分紧实,一阵阵淫水弄湿了我的复部。

  「好……痛……呜……但……是……唔舒服」她闭着嘴巴,传来的淫荡声却很激情。

  我停止,将枕头往后直立靠着床头柜。我抱着她做直身子,让她以蹲坐的方似还可以紧紧的抱着我。

  仅只如此她还能配合我臀部的,我大腿架住双腿,控制她的身体,让她随着我的力道上下套弄。

  她抱着我,面对更加激烈的抽插,又打又咬的,浑身忘了自我。

  淫水四溅,来了第三次,果真是当淫娃的料。但我岂能放她一马,我自己都还没出来。

  我将她放至平躺,弓起她的双脚,她含情脉脉的望着我,又是个天杀的微笑。

  「爹地,我高潮3次了耶!你超厉害的!」她很配合的将双脚张开,她知道我还没有出来。

  「呵呵,我要进去罗!」我问,鸡巴早已在姬八前摩擦着。

  「爹地想要……唔……阿……怎么玩女儿都可以……」她已经说不出话,就在我的强烈套动。

  前前后后的抽插,她慢慢接受这种感觉,也不槌打我的背了。我拨开挡在她淫荡脸庞的头发,靠上了嘴唇。

  她的双胸,上下晃动,按照着我的律动,享受着一切。

  「我要出来了……女儿……」我说,抽插更强烈,她的淫水又一次的流出。

  「不要停……拜托……射在里面……」女儿哀求着,无法没有我的鸡巴。

  当然我也抗拒不了这份快感,又这样射了进去。

  「爹地的好舒服唷!热热的在我里面……」我射进去之后,停止了动作,调节一下呼吸。

  鸡巴还坚挺顶在女儿的小穴里一直不舍得拔出来,因为女儿坐起身子,又开始套弄着她。

  我想她肯定还想要再一次,此后才知道原来女生高潮并不难。

  「因为是跟爹地爱爱,所以女儿可以死很多次唷!真的,女儿很爱你!」接着我躺在床上,她也趴了上来,我还是清楚感受她双峰挤压在我胸口。

  「爹地,女儿可以住这里了吗?」她问,长发传出淡淡的香气。

  「嗯,条件是……」我说。

  「就爹地,随时都可以来玩人家!」女儿笑着说,躺在我的胸口。

  看来,我的住宿生活,往后会更多采多姿。

  多亏了有这位小淫娃陪伴着我。

  「爹地,我有个姐姐!每天都会在家里自慰。」女儿说,这是在隔天刚做完的时候。

  「然后呢?」

  「她长的比我漂亮唷!而且她性慾很重。」女儿一边说一边要把我鸡巴的精子吃干净。

  「真的喔!那她怎么没交男朋友?」我问,仔细看着她的脸庞。

  「我要叫她来你家,然后我抓着她,爹地你强奸她!」女儿说,舌头又伸出来,要将我肚子的精子舔干净。

  「不好吧!强奸……」我不妥,将她抱起,靠在我身旁。

  「她一定会很爽的接受你,相信我,爹地也可以很爽唷!」女儿起身,就往厕所走去准备洗澡。

  我愣在床上,而坚挺的鸡巴,却开始准备下一场战役。

  那会是在她姐姐亲门踏户之后的故事。

  字节数:8740

【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