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蜕变


我叫爱琳。那年我23岁。

  大学毕业后上新东方补习GRE,顺利考完,成绩还算理想。于是申请了十几所美国的和两三所加拿大的MIS硕士。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学校的录取信和拒绝信,可是都没有奖学金。我的家境并不富裕,爸妈都是普通国企的员工,虽然这些年靠我老爸在外面帮朋友做生意存了一点钱,全自费留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转眼已经到了四月,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佛罗里达的一所私立大学终于给我寄来了录取信,是scholarship,学费两年六万多美金全免,外加一个月 400美金左右的生活费,不过我自己还是需要出一年12000美金的财力证明。毕竟学费已经全免了,我喜出望外,赶紧告诉了爸妈和其他亲戚,也打电话告诉了我的前男友小军。

  小军是我在大学的学长,另外一个系的,比我高 一届。可能是因为我长的还算漂亮身材也好,一进大学就常常有男生来追我。父母管的很严,不想我那么早谈恋爱,于是我统统拒绝。可是不断的有男生来骚扰我,让我很烦恼,于是就在那些男生中挑了一个高大威猛的做我的「挡箭牌」,他就是小军。其他男生看到我已经名花有主,只好无奈放弃。

  小军1米82,身材匀称,长的不是很帅但是很有型,在其他女生心中算是白马王子了。我身高 1米71,体重52公斤,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虽然有点偏瘦,可是胸部和臀部却发育的很好,而且有一双修长的腿,小腹也很平坦。感谢妈妈,虽然日子过的并不富裕,但她从小就让花钱送我去练芭蕾,希望长大了对我有帮助。就这样一直练到上大学,还进了学校的舞蹈队。家里给我的生活费有限,不能好好打扮自己,可男生们还是趋之若鹜。

  我对小军其实没有什么感觉,虽然他很帅,对我照顾的很好。可能是我根本还不想谈恋爱,只是想找个男生保护我。就这样和他在一起3年,他是个高干子弟,家里早就给他安排好了毕业去北京发展。我们的事没有告诉我父母,我们也都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于是就在他要离开学校的前一晚,算是做为对他的报答,我把第一次给了他。

  他带我去市里的一个宾馆开了房。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很紧张,全身都绷紧了。他一边安慰我说不会有事的,一边很温柔的吻我,从嘴慢慢的移到我的乳头,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渐渐的他的嘴来到了我的私处,我害羞的用手挡住,说不要。他说让他看看就好了,却趁我手拿开的时候突然把嘴凑了上去。我长长呻吟了一声,感觉有股热流涌向下体,说不出的刺激。

  过了一会儿,他的嘴离开了那里,吻向了我的大腿,慢慢往下,一直到脚趾。他举起我的脚,欣赏了一会儿,对我说我的脚很美。我羞涩的把双手摀住脸说不要,他却一根一根的开始舔了起来。我全身都很敏感,脚趾也不例外,他舔一下我的身体就抽动一下,痒痒的,却有点舒服。

  舔完之后他整个身体趴了上来,我感到一根硬硬的东西抵住了我的下面,在那里磨蹭。他要吻我,我用手挡住了他的嘴,笑着说:「你刚亲过我的脚,脏的。」他深情的说:「你全身每一处都是乾净的。」

  我有点感动,主动的吻了上去。吻了一会儿,他说:「我要进来了。」 我的下面已经很湿很湿了,也很想让他进来,于是点了点头。他坐了起来,用手扶住小弟弟,找准洞口,先是慢慢的塞进一点点,问我怎么样,我说还好。

  他猛的一用力,整个小弟弟进入了我的下面,我惨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叫他不要动,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轻轻的抚摸我的身体,告诉我没事的。过了一会儿,我感觉不痛了,他也开始慢慢动起来,我舒服的呻吟着,他越来越快,几分钟之后,听到他低沉的吼了一声,感觉有一股液体流进了我的体内,他瘫软在我的身上,大口的喘气,问我还好吧,我嗯了一声,摸摸他的头,叫他起来,我起身去浴室冲个澡。精液顺着大腿从我的下体流出,还带着一些血丝。

  看着床单上的一篇殷红,心里有些不安起来,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那一晚他表现的很老练,要了我很多次。我在经历了第一次的痛苦之后,也开始享受起性爱的乐趣。

  我的性知识非常有限。当时Internet并不发达,宿舍里也没有电脑。有一次我们同屋的六个女生一起去一个住在学校所在的城市的女生家过夜。那个女生很神秘的问我们要不要看好东西,原来是她在家发现了一片DVD,可能是她父母买的。

  里面有好几个不同的片段,有的是一男一女,有的是二男一女。赤裸裸的做爱,大量的细节特写,我们都看呆了。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给男人口交,还有各种不同的体位。我看的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当晚迟迟无法入睡,脑子里一直浮现出做爱的画面。可能就是受到了看A片的启发,让我大胆的献出了我的第一次。

  我没有给他口交。虽然看过A片,可是毕竟没有实践过,觉得下流,而且我嫌脏,让我用嘴去舔男人那里我无法接受。若干年后,当我回想起那个夜晚,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纯洁,现在比这淫荡肮脏许多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没有想到要他戴避孕套,他都射在了里面。事后他去药店买了毓婷让我吃。我问他怎么知道要吃这个,他说是看电视上的广告。后来才知道,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偷偷的和另外一个学校的女生有一腿。他并不爱我,他要的只是我的身体。不过那是后话了。

  那晚之后,我和小军分手了。可是就从那一晚起,我的心,我的身体都被打开了。白天会幻想着有白马王子来救我这个灰姑娘。晚上偶尔也会做春梦了,会梦到和陌生男人做爱。在挤公车的时候,身体也变的敏感了。常常觉得有人有意无意的在摸我的PP和大腿,而且我居然有点享受这种感觉。我想,这可能就是女孩与女人的区别吧。我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大四那年,常常听妈妈说我的这个表哥出国了,那个邻居的小孩出国了,于是我也产生了要出国留学的想法。于是我刻苦读书,除了把专业课的成绩考好,一有空就补补英文,在毕业前把托福考完了。大学成绩,托福和GRE,推荐信这些我都准备的很好,终于换来了一部分的奖学金。

  去上海签证也办的出奇的顺利。那天在我之前的好几个全奖都被拒了,我很紧张。轮到我了,签证官是个高个子的大男孩,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笑眯眯的问我为什么要去这个学校,学费和生活费哪里来,还对我说Florida是个好地方,好好enjoy,就让我过了。

  八月初,我挥泪告别了父母和亲友,登上了从上海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蜕变(二)

  ===============================

  烟波渺渺一千里,白苹香散东风起。

  日暮汀洲一望时,柔情不断如春水。

  -- 寇准。夜度娘

  ===============================

  也许是老天的安排,让我在这班飞机上遇到了一个让我一辈子难忘的人。

  坐在我隔壁位子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的脸都红了,很可爱。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很无聊,放的电影都是旧片,而且效果很差,于是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聊天。了解到他叫志诚,江南人氏,也是大学刚毕业,比我还小一岁。更巧的是,他也是去Flordia,不过不是同一个城市,他去的是F大学,一所还不错的公立学校,听说橄榄球很出名。而我去的是南部一个不出名的私立学校,不过离他所在的城市不算太远。

  我像找到了亲人一样高兴。他也很兴奋,已经开始计划着放寒假要带我去迪斯尼玩。我们一下子好像变成了无所不谈的朋友。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说他还没谈过恋爱,我笑他真嫩。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分手了,他还很诚恳的对我说对不起,真是太可爱了。

  空姐不断的送餐和饮料来,他坐在靠走道的位子,就通通由他代劳。一路上他对我照顾有加,让我感觉很幸福,再加上他的幽默感,我想我是有点喜欢他了。

  到了LA机场,一大堆人挤着要入海关,我紧紧的跟在他后面排队,怕走丢了。顺利的入了关,取了行李。我们要转机去不同的机场,于是他送我到我的登机口,交换了email,说好到了以后安顿下来就联系,依依不舍的和他道别。我也能看出他眼里的依恋。

  下午,飞机平稳的降落在佛罗里达南部的这个国际机场。一出机场,一股海水的味道扑面而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世界真美好。

  我已经提前联系好了学校的 dorm,于是直接打车去学校的公寓。Taxi司机是个黑人,留着长长的卷发,看起来很脏。一路上他都不断的从后视镜里用色迷迷的眼神打量我,还一直问我问题,让我很反感。还好学校离机场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

  很快办好了住宿手续,这是个两人一间的公寓,厕所是和隔壁一间公用。家俱都已经部置好,有两个单人床分别靠墙,中间有书桌隔开。一个角落有两个小沙发和一个茶几,还有一个书架。没有电器,厨房是在外面公用。

  我是有点洁癖的人,趁着我的roommate还没有到,赶紧把整个屋子都打扫了一遍。忙完之后下楼去学校的foodcourt吃晚餐。坐在窗边,吃着pizza,看着晚霞绚丽多彩,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动力。「我一定要好好读书,找个好工作,在这里安定下来」,心里默默的想着。

  这是一所比较小的私立学校,大概有1万多学生,学生有一半以上是Hispanic,有一些白人,一些黑人。国际学生主要来自中南美洲,墨西哥,也有一些来自欧洲,亚洲学生很少,中国人更少,连中国学生会都没有。好在拉丁裔都很热情,再加上我是个长的不错的女生,很多问题都很快得到了解决。唯独交通的问题,刚来还没考驾照,学校附近没有便捷的公共交通。这个城市有轻轨,可是学校附近没有站。买菜是个问题,只好暂时吃美国的junk food了。

  我的室友Rita也是个国际学生,来自希腊,很外向活泼。和她住了一阵子之后就变成了好朋友。她个子比我还高 一些,一头棕发,面容姣好,身材更是没得说,前突后翘,很性感。我和她走在学校里,常常引来一阵口哨声,上来搭讪的人也很多。我刚来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还不想马上有男朋友。Rita却很快就交了个西班牙裔的男友,热情奔放,常常晚上来公寓找她,在床上打情骂俏。有时我也在场,他们却旁若无人。我不想晚上一个人出去,只好假装看书,却春心荡漾,根本看不进去。有时乾脆躲进厕所,坐在马桶上自慰一番。

  有一次他来找Rita,她正好出去有事,我告诉他Rita很快就回来,让他进来坐一会儿。于是他就跟我聊天,渐渐的他就越坐越近,开始称赞我多么漂亮性感,还拉着我的手说如果重新选择的话他一定会选我,并且温柔的吻了我。我一下把他推开了。

  其实我并不讨厌他,甚至可以说有一点喜欢他,他高大迷人,有绅士风度,特别是他的深邃的眼神,每次和他对视都让我心跳加快。可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他女朋友还是我的好朋友,理智上我无法接受他,让我有一种罪恶感。可是往往理智很容易就被情感战胜了。当他再一次吻我的时候,可能是我太久没有爱情的滋润,我迎了上去。

  他的舌头带着唾液在我的口里不断搅动,我神智渐渐迷糊起来,下面又开始湿了。他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伸进了我的内衣,手指轻捏我的乳头。那种偷情的紧张感让我异常兴奋,我的下面已经完全湿了,流出了很多水。我的身体不断扭动着,很想让他干我。

  意乱情迷之间,我的手居然摸向了他的裆部,明显感觉到有一个硬硬的隆起。我拉开了拉链,把手伸了进去。他舒服的叫着「Oh, baby」,我加快了速度用手套弄他的小弟弟。他也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在我的阴唇附近摩擦,还一边挑逗的问我下面为什么那么湿,让我很不好意思。很久没有男人碰我了,他摸的我快感一阵阵袭来。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们同时听到了脚步声,赶紧分开,各自整理衣裤。门开了,Rita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两个都在,有点吃惊,我赶紧解释他是在等她,她男朋友也赶快走过去搂着她一起走出门去。我如释重负,还好没被发现。

  我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去,下面湿的难受。来到厕所,锁好门,用手继续抚摸阴部,把中指深入洞口,幻想着是Rita的男朋友在干我,一会儿我就到了高潮,于是满足的回到床上睡觉了。

  在我搬出这个dorm以前,Rita的男朋友又来过几次,可是都没有单独跟我在一起的机会,所以我们也就到此为止。后来他和Rita分手了,也就再也没见过他。

  在学校住很贵,我只带了几千美金过来,扣完住宿和吃饭,撑不了多久。看来我还得想办法打打工才行。女生都爱漂亮,我特别注重打扮,可是到美国来几个月了,还没有买过一件衣服。有时和朋友去逛mall,看到很漂亮的裙子,虽然打完折以后不算贵,可是我还是舍不得买。唯一买的是Victoria's Secret的内裤,很性感,在国内没见过这么多花样的内衣,看到了就爱不释手,就买了几条。

  现在对周围的环境以及比较熟悉了,想想是不是该搬出去外面住,可以省点钱,而且如果可以坐轻轨就可以自己去买菜做饭,不用再吃那些难吃的junk food了。于是我开始积极的找房子,最理想的是和别人分租,会比较便宜。我到处在网上,在学校的bulletin board上看看。

  读书的日子过的很快,经历了大大小小的考试之后,转眼就到了期末,快放寒假了。有一天终于看到贴在学校的一个分租的广告,地点很好,附近就有轻轨站直达学校,而且房租不贵。于是打电话去,是个很有礼貌的美国男生接的,叫我周末过去看看。我说我没有车,他说他可以来接我。我欣然答应,约好时间。

  到了周末,我好好的化了妆,打扮了一下,穿上了一件性感的小背心加短裙,把脚趾甲也都涂上了粉红的指甲油。那个男生准时到了。他自我介绍叫Bryan,是Business School的学生,在读大四。他一头短短的金发,看起来很清爽。我跟他说我叫Ailin,来读硕士。他吃惊的看着我,说我看起来很小,怎么也不像是读 Master的。我笑着谢谢他,换上半高跟露趾凉鞋,就和他一起来到他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独栋的房子,两层楼。房子的主人不住在这里,他们专门买了这个房子用来出租给学生,有五个房间,所以可以五个人share。之前住在这里的一个女生租约到期搬走了,所以他们想再找个人来补这个缺。一进门,看见另外两个男生在打电动。他们看到我,立刻走过来跟我打招呼,并且自我介绍。

  一个金发碧眼的高个子男生叫Luke,工程学院的研究生;另一个Hispanic叫Felix,个子不高,但很有肌肉,头发梳的油油的,是商学院三年级的学生。还有一个听他们说是学校篮球队的,训练去了。他们很热情的欢迎我,给我倒饮料,还一直称赞我漂亮,我听了很高兴。女人就是喜欢听男人的赞美,我也放轻松了许多。

  他们带我来到空着的那个房间,是在楼上的一个角落,房间不大,但收拾的很整齐,床、柜子和书桌都有了。隔壁就是浴室,再隔壁是Luke的房间。房子周围的环境也很安静,离轻轨站走路也就10分钟左右,完全没问题。问了问价格,450块还包水电费。

  我有点心动,问他们能不能再便宜点。他们商量了一下,说如果我可以帮忙打扫屋子的话,300块。300块,比我现在住校便宜了一半了,good deal,打扫房子也没什么问题,我在家也常常帮妈妈打扫屋子。唯一让我有点担心的是他们四个都是男的,一个女孩子家不知道会不会不方便。

  他们三个轮流解释了一番,说之前的那个女孩怎么怎么喜欢这里,要不是毕业了也不会搬走。他们的热情打动了,看起来都是不错的男生,于是我答应了,寒假过后就搬进来。

  蜕变 (三)

  这段时间我和志诚也一直保持着联络。他课业很忙,但还是常常给我发email问候一声,周末的早上也会准时打电话给我,叫我这只小懒猪起床。在我心里,他不只是个好朋友。可是我们分隔两地,我也没跟他说什么。再说了,这个家伙也没有要跟我表白的意思,虽然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喜欢我。

  寒假转眼就到了。考完了试,同学都陆陆续续回家过节,Rita和他男朋友也一起去度假了,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人独守空房。

  正琢磨着要去哪里散散心,收到了志诚的电话,说他刚帮教授把工作做完,问我还记不记得当初在飞机上说好的一起去迪斯尼玩,想不想去。我当然说想。我很想见到他,而且也不想一个人在这里呆几个礼拜,会闷死的。

  他很兴奋,说他已经买车了,过两天就来接我,然后一起开去 Orlando。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这两天就一直在收拾行李。想想志诚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该给他一点小小的奖励呢?于是我在行李里塞了几件性感的衣服,还有一直没机会穿的丁字裤,打算到了那里以后给他一个惊喜。

  志诚开着他的Nissan小破车来接我了。再次见到他,我夸他,佛州的太阳把他晒黑了,很帅很有味道,不再是小白脸了。

  他憨憨的问我怎么还是那么白。「是防晒抹的多。」我说。

  「这车开了几年了?」我问他。

  「7、8年了,但保养的挺好,而且也便宜。第一辆车,先买个旧的开开,撞坏了也不心疼。」我们先沿着US1开了一段,来到一个海滩,下来休息。我去厕所换好bikini出来,看到志诚用夸张的表情看着我。

  「美,太美了!」

  「看你没出息的样子,没见过女生穿泳装似的。」「我只是没见过这么美的女生穿泳装……」

  我装作要打他,他笑着躲开了。

  我们一起走到海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好好休息一下,晒晒日光浴。我感觉到有不少眼睛向我这边看过来。我对自己的身体相当有自信,于是故意挺了挺胸,心里想:「不要小看我们中国女生,也有胸部大的!」晒了一会儿,志诚问我要不要下去游泳。我说好可是不太会游,他说没关系他可以带着我。我的脚刚碰到凉凉的海水就跳了起来,赶紧往岸上跑。他哈哈大笑,说泡一下习惯就好了。他拉着我的手慢慢往海里走,身体渐渐适应了。我开始试着蛙泳,可是头不下水就浮不起来。他帮忙托着我的腹部,我一阵手忙脚乱,最终还是开心的游了起来。

  过了一开始的紧张,才发现他的手一直托着我的腹部,热热的,也让我痒痒的,我赶紧站了起来,脚下一滑,手慌乱的想抓住他,却不小心抓到了他下面一个硬硬的东西,知道是他的小弟弟,赶快松开。他脸一下子红了。两个人都很尴尬,没有说话。

  还是我先说:「我累了,上去吧。」

  他支支吾吾的说:「你先上去,我…我再游一会儿。」我上岸后擦乾身体,俯身趴在浴巾上,想把背部也晒一下。我戴着墨镜,看到周围有几个中年男子,带着老婆和孩子,却老往我这里看,以为我看不见他们。哼,一群色狼!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冬日佛罗里达温暖的阳光。

  志诚游了一会儿就上岸坐到我身边。我让他帮我在背上多抹一点防晒霜,他有点受宠若惊。我感受着他的手温柔的在我的背上抚摸,从脖子慢慢往下,几乎摸到了我的股沟,我的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休息好了之后,我冲了个澡,换好衣服,两人继续开车前往目的地奥兰多。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到了奥兰多。志诚已经先在网上订好了房间。订房间之前我有跟他说订一个房间就好了,只要是两个床就没关系,可以省点钱。我相信志诚的人品,他是个很老实的男孩,绝对不会对我乱来,而且我还想给他一点小小的奖励呢。结果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出事」了。

  我们先开去酒店 check in。酒店虽然有点老,但是室内都重新装修过,看起来很乾净。Check in完,天色已晚,志诚带我去吃一家中国海鲜自助餐。我们饱餐一顿后回到房间,两个人都有点累了,于是躺在各自的床上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志诚突然说他胃疼,不知道是不是吃海鲜吃的。我让他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轻轻的给他揉肚子上面。揉了一会儿,我问他好点了没,他还是说好痛啊,一看就是装的。

  我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头,说不要装了。他笑了笑,猛的一把把我拉到了他身上,用嘴捉住了我的嘴,吻了起来。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但我没有挣扎和抵抗,似乎早就预见到了会发生,任由他在我脸上亲吻。

  他似乎没有什么经验,吻的我嘴有点疼。我伸手往下摸,摸到了他早已勃起的小弟弟。他兴奋的不得了,紧紧的搂着我,还想从后面解开我的胸罩,却怎么也解不开。

  我笑着推开他,叫他先去洗个澡,他撑着小帐篷乖乖的去了浴室,很快就出来了,明显是等不及了。我叫他先去床上躺着,我自己也去洗个澡。洗完澡,我换上了准备好的黑色丁字裤,没有戴胸罩,披上浴袍,来到他的床边。那条内裤很小,几乎只有一小片布勉强遮住我的阴部,屁股后面只有一条细细的绳子。

  他有些坐立不安的看着我,我笑着看着他,一点一点的解开浴袍,半露出我性感的身体。他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钻到被子里,直接爬到了他身上,把浴袍脱去。

  我主动上前吻他,大腿明显感到他下面的突起。他笨拙的用双手揉我的乳房,一会儿捏我的屁股,一会儿又伸手隔着内裤摸我的下体。当他的手指划过我的阴蒂的时候,我一阵酥痒。下面不断有液体分泌出来,已经湿透了。

  我翻下身躺在床上,脱去内裤。他也急不可耐的脱去内衣,俯下身来,小弟弟在我的洞口乱戳,却始终没找准位置。他有些急了,我笑着问他是不是第一次,他点点头嗯了一声。看来他需要我帮帮他,虽然我也不是经验丰富,但是对他来说我可以算是大姐姐了。于是我抬起双腿,用手捉住他的勃起,找准我的洞口,先在外面磨蹭一下,然后轻轻的塞了进来。志诚一用力,整根阴茎都没入了我的洞里,把我的阴道塞满了。我顿时觉得下面被撑开了,好紧啊。还好下面很湿润,不会觉得疼,只有一种被填满的感觉。

  他趴在我身上,下体兴奋的不停抽插着。我紧紧抱住他,双腿也夹住他的臀部,享受着摩擦带来的快感。不到两分钟,他」啊「的叫了一声,小弟弟一阵抽动,我知道他射了。他抽出小弟弟,瘫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气。我侧身依偎在他怀里,感觉有液体不断的从我的阴道里流出,经过屁股,滴在床单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不会怀孕吧?」

  「傻瓜,现在才问会不会太晚了?放心吧,我大姨妈前天刚完,现在应该还是安全期。」 安全期的概念我还是知道的。

  他听完,放下心,傻笑了起来,深情的对我说:「我爱你,宝贝。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不让别人欺负你。」「哼,也就你敢这样欺负我。」 我撒娇道。

  经过一个晚上的缠绵,我和志诚的感情突飞猛进。我们在迪斯尼乐园尽情的玩耍,不时的亲亲抱抱,沉浸在热恋中。最后一晚,他问我寒假有没有别的计划,如果没有可以去他那里住一阵子,他的室友去加州找亲戚,要开学才回来。我想了想,学校几乎已经没有人了,一个人回去住有点害怕,还不如去他那里看看,还可以多了解他一点,于是答应了。他听了高兴的把我抱了起来转圈。

   四

  ===================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李清照。一剪梅

  ===================

  志诚是住在校外的一个公寓,室友也是个中国学生,放寒假出去了。到他那里的第一个晚上,他说要亲自做饭给我吃。

  我们去超市买了菜,正要离开,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声对他说:「我们可能需要买那个……」他困惑的问我哪个,我扭捏道:「就是我们晚上那个的时候要用的。」他恍然大悟,于是两个人开始找避孕套,费了老半天才找到。光durex就有很多种,什么extra sensitive,performax,tropical flavor等等,不知道买哪个好,乾脆买一盒pleasure pack,里面有四种。

  看不出来志诚这个大男孩居然烧得一手好菜,我饱餐了一顿,满意的摸摸肚子。他问我怎么吃那么多也都不长肉。我说:「谁说不长的?都长在该长的地方了。」 说完挤了挤胸部。他哈哈大笑起来。

  洗完澡,我换上黑色蕾丝睡裙在床上等他。他洗完以后进来,锁上了门。他没穿上衣,只穿了一条包的很紧的三角裤,虽然他没什么肌肉,但是还算匀称,还满性感的。他上了床,我们激烈的吻了起来。我更加主动一些,不知怎么搞的,这几天感觉很horny,天天都和他做爱,有时一天要两次,可我还是不满足。也许我天生就是个淫荡的女人,我心里想。

  我骑在他身上,用下体摩擦他的小弟弟,他那里已经很硬了。我脱掉他的内裤,他的小弟弟一下子弹了起来,竖的好高。我把嘴移向他的小弟弟,慢慢的把它含在嘴里。这是我第一用嘴去碰男人的那里。我是有点洁癖的人,总觉得那里有点脏,可是对我心爱的男人,我愿意付出。

  我努力的回想之前看过的那部A片里那个女人是怎么口交的。我用手握住他小弟弟的根部,嘴巴套住它的头部,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志诚很感激的看着我,嘴里不时发出满意的呻吟。也许是心理上的刺激,我的下面也开始湿了起来。弄了一会儿,我抬起头问他舒服不舒服,他说很舒服,只是牙齿刮到的时候有点疼。看来我还需要继续实践。

  他让我躺下,爬起身把小弟弟对准我的洞口就要进来,我拍了拍他说:「忘了我们买的东西啦?」 他赶紧去拿来,问我要用哪一个,我说随便反正都没用过。他挑了一个,把袋子撕开。他和我都是第一次用避孕套,研究了半天说明书,才搞懂正确的使用方法。我帮他套上,外面有些润滑液,上面还有许多颗痢☆的凸起。

  他把我压在身下,小弟弟在外面徘徊了一阵,猛的冲了进来。戴套套做爱感觉不太一样,总感觉到是橡胶,不过上面的凸起在阴道里摩擦还是满舒服的。我的下面越来越湿,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我轻轻的咬着嘴唇呻吟着,他突然大叫一声,到了高潮。

  我也很想体验在做爱中到达高潮的感觉,可是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到过,总是差了一点,心里有点失落。心想如果他可以一边抽插,一边摸我的阴蒂,可能会比较容易到,可是又不好意思和他说。我当然也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自己摸。

  就这样,接下来的两个礼拜,他白天教我开车,然后去逛街,晚上就疯狂的做爱。我们只试过两种姿势,有时我在上面,有时他在上面,但还是他在上面比较舒服,至少我不会累。

  临走前,我顺利的一次就考到了驾照,高兴的不得了。他让我试着开了几次高速公路。一开始很紧张,不敢换道,练了几次,过了心理关,就好了。

  我很感谢志诚,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寒假,也让我拿到了美国的驾照。他还给我和自己买了手机,申请了family plan,说这样可以栓着我,随时检查我的动向,怕我跟别人跑了。我知道他很在乎我。

  他开车送我回学校。到了公寓,送我上去。在我的房间门口,我问他要不要进来休息一下,他说不了,要早点赶回去,有paper要写。我搂着他,深深的给了他一个吻,依依不舍,他也是不想离开。我心一动,一把把他拉进门,锁上。反正Rita还没有来,我想要他。

  我们缠绵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还是走了。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有些失落。

  多年以后,当我回想起与志诚的这段爱情,虽然有些遗憾最后没有能厮守在一起,但是还是很高兴可以遇到他,至少我们拥有同一段甜蜜的回忆。

  Rita过了两天也回来了。当我告诉她我过两天就要搬走的时候,她似乎有点难过,上来抱了我半天。我也有点舍不得,毕竟跟她相处还算融洽。她问我要不要去跳舞,最后一起狂欢一下。我来美国还没有去跳过舞,正想见识一下,就说好。于是她打电话叫她男朋友晚上来接我们,我们去换衣服打扮好。我穿上一件黑色细肩带的低胸top,紧身牛仔裤配上一双6寸的高跟凉鞋。Rita穿的也很类似,不过是一件浅黄色的上衣,很配她的肤色。

  晚上10点多,我们三个来到downtown附近的一个据他们说有名的night club,Rita的男朋友买了票让我们进去。里面人山人海,disco音乐震耳欲聋,还有色彩缤纷的灯光,气氛非常热烈。我们先去旁边的酒吧要了点东西喝,Rita问我要和什么,我对酒完全没有研究,就说和她的一样。她端来一杯cocktail,忘记叫什么名字,就是vodka加橙汁和cranberry juice。我喝了一口,觉得很淡,又喝了两口,没想到过了几分钟,酒劲上来了,我的脸很快就觉得烧了起来,于是藉着酒精的作用,我和Rita挤到人群里扭动起来。

  不一会儿,我感觉周围的男人越来越多,围着我和Rita,跟着我们一起跳。Rita显得很兴奋,甚至不停的用屁股磨蹭着身后的男生。我也感到有人在我后面贴着我,在那种环境下,又有酒精的帮忙,我也放开了手脚,学着Rita和身边的男生们跳起贴身舞来。

  中途休息的时候,有不少男生过来和我们搭讪。看到Rita有男朋友在,他们更多的是来找我,请我喝酒,问我要电话。我已经感觉头有点痛,不能再喝了,所以都被我拒绝了。

  我们差不多在那里跳了两三个小时才疲惫的回到宿舍。Rita的男朋友和Rita吻别了之后,也走过来抱了我一下,让我take care。我在他的脸颊象徵性的亲了一口,从他的眼神里我读到了一些什么,也许是暧昧,也许是遗憾。说起来也很惭愧,我来美国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竟然是我朋友的男朋友。

  虽然有点累,但是我跟Rita都很high,也许这是我第一次的缘故。我们躺在床上,不停的聊着晚上遇到的男生,说这个怎么怎么cute,那个怎么怎么handsome,很晚才睡着。感谢Rita陪我度过了一个愉快而又难忘的夜晚。

  蜕变(五)

  到了搬家的日子,Bryan开车来接我。其实我除了两行李箱和一些书之外没有什么别的东西需要搬。Bryan很绅士的全部帮我搬到车上,带我来到我要住的房子。

  另外三个男生也都在。他们再一次热情的欢迎我。中间有一个黑人我没见过。他自我介绍说叫Michael,是学校篮球队的。他好高啊,应该有两米左右,我穿着高跟鞋都还是比他矮一个头。

  晚上,他们一定要请我吃饭,说是为了欢迎我这个新的housemate。我盛情难却,只好跟他们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不过还是觉得他们满nice的。

  开学了,我又忙了起来,一开始几乎每天都和志诚通电话,后来我们的课业比较重,就逐渐的少了下来。中间他有提过几次说要来看我。他知道我搬家了,可是不知道我是和四个男生合住,怕他乱担心,就没告诉他,所以被我委婉的拒绝了,叫他好好学习,等放假我再去找他。

  我跟那四个男生的交流不是很多,平常也很少见面,只是偶尔晚上会一起看看租来的DVD。我每周六会把房子里面打扫一遍,主要是客厅和厕所,还有自己的房间。他们男生的房间我不用打扫,所以还算轻松。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平静的过着,没想到有一天发生的事情,彻底的改变了我接下来的生活,让我彷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有一天晚上,我洗完澡,回到房间,准备把头发吹乾,住在隔壁房间的那个金发碧眼的工学院学生Luke来敲门,我穿着睡衣打开门,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很神秘的说要给我看一样好东西。我跟着他来到他的房间,他让我坐在电脑前,打开一个文档。

  「What is this?」 我问他。

  「You'll see.」 他坏笑着答道。

  屏幕上出现了一段影片,地点是在一间浴室。怎么那么像我用的那一间,我心里涌出一种不详的感觉。几秒钟之后,一个女生出现了。天啊,那不就是我吗?只见我脱下牛仔裤和内裤,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喇叭里传来了尿尿的声音。我赶忙摀住眼睛,脸色煞白。

  「Hold on, there's more.」 Luke一边说一边把我的手从脸上拿开。

  我手足无措,心里一横,好吧,看你还拍到了什么,待会儿一起算帐。

  屏幕切换了一下,还是我走了进来,这次是洗澡。我脱的一丝不挂走进浴缸,冲起淋浴来。过了一会儿,我把莲蓬头慢慢挪到了我的下面,用水柱冲击那里,另外一只手还一边抚摸着阴蒂和乳房,我的表情很淫荡,一会儿我就到了高潮,浑身颤抖起来。完了,连自慰都被拍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You don't have to DIY, you know. I'm always available.」 他无耻的说:「I can show you a good time, and I guarantee nobody else is gonna see this video. I'll delete it right after. You don't wanna to be seen on the internet, do you?」我一下子没了主意。我当然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这个偷拍的录像,可是我也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身体给这个无耻的人糟蹋啊。他看我犹豫不决,一边搂着我的肩,一边不停的对我说早就在学校注意过我,很早就喜欢上了我等等。我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屈服了,心里只想着要速战速决,然后就当没这事发生。于是我委屈的点了点头。

  Luke锁上门,拉着我和我并排坐到床边,搂着我的肩,一边抚摸我的手臂一边称赞我的皮肤光滑,还有身体的香味。

  「Just relax. Let's have some fun together, ok?」 Luke说到。

  唉,只好豁出去了,希望志诚不要怪我,我也是无奈的。

  Luke让我躺倒在床上,开始吻我,还不时的舔我的耳垂。我身上有很多敏感地带,耳垂也是。不一会儿我就全身瘫软,任由他摆布了。

  他脱掉我的睡衣,开始吮吸我的乳头。 在这时候,我居然呻吟了起来,真是恨我自己不争气。我不想让他以为我很enjoy,我咬紧嘴唇,尽力想要控制住不要发出声音,可是实在是情不自禁。

  他把我的双腿抬起,褪去我的睡裤和内裤,把头埋在我的下面,用舌头舔起我的小 妹妹来,先是阴唇,再到我的小豆豆,热热的,好舒服,我渐渐的抛弃了羞耻感,享受起他带给我的快感来。

  不一会儿,他伸了一根指头进来,在我的那里搅动,我的淫水不断的流出。他看时候到了,把自己剥个精光,挺着坚挺的小弟弟冲了进来。下面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我大叫一声。他马上俯下身来,一边吻我,一边对我说「It's gonna be ok」。可能是他的小弟弟太粗,把我的阴道口撑开了一些,不过还好,他抽插了几下之后,快感阵阵袭来,完全淹没了那一点疼痛的感觉。

  这时我才突然想到,他还没有戴套。我赶紧跟他说了,他说他不会射在里面。我此时正沉浸在快感里面,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姑且相信他吧。

  他的小弟弟好长,一直顶到了最里面。他用力的抽插了一阵子之后,把小弟弟拔了出来,叫我侧着趟,他也侧着躺下。我的背朝着他。他抚摸着我的后背,一手把我的一条腿太高,小弟弟在我的洞口摩擦了几下,就挤了进来。我还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姿势,觉得很刺激。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他把小弟弟拔出,把我翻过来,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身上,从腹部直到胸部,积了一大滩。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That was awesome. Thank you, Ailin.」快感褪去,只剩下说不出的厌恶感。我没有理他,随手抓了他的一件衣服擦乾净身体,穿好衣服。我看着他把那个文档删除了才走出房间,并且让他到厕所把那个藏着的摄像头拆了下来给我。可恶,那么久了我都没发现。我把它丢进垃圾桶,锁上浴室门,无助的倒在浴缸里,让水流一遍一遍的冲洗着我的身体。

  一觉过后,我的精神好些了,想想算了,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后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

  没想到,也许我早就该想到,it's just the beginning……

蜕变(六)

  没过几天的一个晚上,另外三个男生一起来找我,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我商量。我让他们进来,那个拉丁裔的Felix说Luke告诉他们我和他做爱了,他们也有那个文档,问我想怎么办。天哪,才打发了一个,又来了三个!明显是串通好的。他们可能早就看出我好欺负,所以才那么殷勤的让我住进来,还把房租降低。他们早就设好这个局,要让我钻。早知道当时报警就好了。可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万一被同学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一会儿Luke那家伙也探头探脑的进来了。我知道,他们想要的就是我的身体。于是我跟他们说,他们这样欺负我,我不付房租,也不帮忙打扫房子了。他们居然说好,房租可以免掉,只要我每周能花点时间陪他们。我叫他们先出去,让我考虑考虑。

  说实话,在这里读书太无聊,我没有车,除了上课、去图书馆、shopping之外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志诚也不在我身边,跟四个男生住在一起难免会有点想那个,这样也好,既然挑明了,我就试着去适应吧。而且我不用付房租了,省了300块钱一个月,我可以买很多漂亮的衣服和鞋子。

  于是第二天,我跟他们约法三章。第一,要保证不把那个文档外流出去,要不然我就报警;第二,只有周末可以陪他们;第三,一人一个月只能一次,而且一次只能跟一个人,不玩多人游戏;第四,一定要戴避孕套。他们对前三点没有异议,只是第四点他们不同意。Bryan对我解释说,避孕套的避孕效果不是很好,只有97%,万一怀孕了就麻烦了,而避孕药的效果有99.9%,不如让我找医生开避孕药,费用他们出。我想想有道理,我可不想肚子被搞大,就答应了。他们四人击掌相庆,真是气死我了。

  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志诚,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他。当然,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这事,要不然他一定会伤心死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学校的诊所开了避孕药,医生告诉了我药的用法,我一一记在心里。

  这几天一直都相安无事,我早上按时吃完药才去学校。晚上回家碰到他们,他们都只是跟我简单的打招呼,没有来骚扰我。明天就是周末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找我。

  果然,到了周六的下午,我正在房间里看书,敲门声响起,Felix穿着小背心和短裤走了进来。他个子跟我差不多高,可是很壮,很多肌肉,一看就是常去健身房的。他跟我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我跟他说去他房里,我不想把自己的房间搞乱了。

  来到他的房间门口,只见里面墙上有很多性感的东方美女的大幅照片,看来他对东方女子情有独锺。他拦腰把我抱起来,走进房间,关上房门,把我放到了大床上。我心跳加速,不知道他会怎么对我。别看他五大三粗,却出奇的温柔。他很会调情,不时用手指在我脸上和身上轻触,说他如何如何第一次看到我就爱上了我等等。我心里的慾火被他挑起,主动上前吻了他,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他贪婪的吸着我的舌头,我的口水不断流到他嘴里,他都咽了下去。他的双手搓揉着我的乳房,我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他解开我短裤的系带,把手直接伸到了内裤里。

  「You're so wet!」 他挑逗我说。

  我脸上烧的滚烫,手不自觉的抓向他的小弟弟。小弟弟明显膨胀了起来,把他的短裤撑了起来。他主动把短裤脱掉,里面尽然没有穿内裤。

  我半躺着,他跪在床上,把小弟弟凑向我的嘴。我居然想都没想就把它含在了口里。除了志诚以外我还没有给别人口交过。我开始把Felix的跟志诚的比较了一番,Felix的比较长,但是粗细好像差不多,我一只手基本可以掌握。

  他的小弟弟在我的嘴里一进一出,把不少口水都带了出来。看得出Felix很享受我给他口交,看来我的技术进步了。我渐渐感觉他的小弟弟越来越深入,有一下顶到了我的喉咙,我差点呕了,赶紧把小弟弟吐了出来。

  「You'll get used to it.」 Felix笑着看着我说。

  「Yeah, right!」 我白了他一眼。

  他让我翻过身来躺下,抬起我的脚,把我涂着鲜红指甲油的脚趾头一根一根的放在嘴里舔了起来,然后到脚底,再到脚踝,那种痒痒的感觉让我更加亢奋了。

  我很喜欢男人舔我的脚,不但很舒服,而且让我有一种高高在上被服务的感觉。

  舔完我的脚之后,他让我跪着趴在床上,他从后面开始舔起我的阴部来。我的阴部被他的嘴紧紧的包着,一股热流传遍了我的全身,哦,好舒服啊。我的下面已经湿透了,明显可以听到他在吸水的声音。

  他舔了一会儿之后,小弟弟毫无阻碍的就进来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尝试这种体位。他告诉我这叫doggy。他双手抱着我的腰,不停的做着活塞运动。可能是由于不同的姿势,他的小弟弟顶到了不同的位置,让我的腹部有点涨涨的感觉,想要尿尿。我正想着要不要叫他换一个姿势,突然觉得下面有液体进入我的体内,想不到他已经射了。

  「That was so good. Oh shit, it's like a dream! You're so tight!」 他吻了吻我,一边喘气一边说。

  我拿了几张纸巾垫在下面,继续跪着直到精液全部流出来。他一直抚摸着我的大腿、臀部和腰,直到我穿好衣服起身离开。

  还有两个,我心里盘算着。第二天Bryan和Michael没有来找我,我松了口气,至少可以休息几天了。

  蜕变 (七)

  又到了星期六,下午我下楼去厨房倒水喝的时候看到他们四个在客厅里玩游戏。

  我问他们在玩什么,他们告诉我是一种叫做42的 domino骨牌游戏,还说,Bryan和Michael分在不同组,哪一组赢了哪个就会上去找我。我红着脸跑开了。不知怎么搞的,我心里居然有一点期待。

  回到房间,我开始化妆,把头发弄了弄,换上了漂亮的低胸连衣裙,还在手上和脚上都涂了银色的指甲油,只想把自己打扮漂亮一些。

  我梳妆打扮完不久,Michael来找我了,看到我打扮的那么漂亮,愣了一下问我是不是要去什么地方。

  「Yes~」 他听到我说yes后有点失望。

  「I'm going to your room.」 我挑逗他道。

  他笑了,说我是bad girl,说完他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他的房间。刚进他的房间,他就迫不及待的把我抱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他一下子就把他的球衣球裤脱掉,跳到床上。他比我高大许多,在他面前,我就像一只羔羊,任他宰割。

  他没有一上来就吻我的嘴,而是从我的脚开始。不知道是不是大多数男人都喜欢女人的脚,至少我碰到的四个里面就有三个。我一直都很注重保养自己的手和脚,因为我觉得它们非常重要,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如果手和脚长的好看,往往可以加不少分;反之,一个漂亮的女人不注重手和脚的修饰,则会逊色不少。

  他一只手就捉住了我的双脚,把它们举到面前,说我的脚很sexy。他尽然把我的一只脚的五根脚趾头一起塞进了嘴里。脚趾头一根一根被他舔过之后,他开始舔我的脚心,挠的我好痒,我的身体不停的扭动起来。

  他舔了一会儿之后,把我的脚放了下来,让我的两只脚在他的阴茎上搓揉。我看了看他那里,天啊,真是又黑又粗又长!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小弟弟,不过似乎不是很硬。我用脚帮他套弄了一会儿,他的阴茎开始硬起来,可能是因为长度的关系,还是有点下垂。

  他让我坐起来,用手和嘴帮他弄。我的心里一开始还有一点点抵触情绪,毕竟从来没有和黑人做过。在他不停的抚摸和挑逗之下,我也放开了。我双手握住他的小弟弟,却只能把他的龟头塞进嘴里一半。他已经分泌出了不少透明的液体,有一点点咸,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异味。我就只能这样舔他的一点点龟头。他让我舔他的蛋蛋,我也照做了。舔蛋蛋还满有趣的,我把它们一个一个吸到嘴里,用舌头在上面打圈,再吐出来。他舒服的呻吟着。

  过了一会儿,他让我把裙子脱掉,坐到他的身上。我的双腿之间早已湿润,我用手扶住他的小弟弟,小心翼翼的把它塞了进来。下面传来从未有过的紧迫感,他那里真的是太大了。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相信会有这么长这么粗的。后来我一直把他的小弟弟作为标尺去衡量其他人的,目前为止都是望尘莫及。

  他的小弟弟没有完全进入我就感到到底了。他扶着我,自己在下面抽动。我享受着它给我带来的快乐。一会儿之后,他腾出一只手,开始用大拇指摸我的阴蒂。快感一阵一阵袭来,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我尽情的叫床,内心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像一股电流流淌过我的身体,我全身一下子绷紧,到达了快乐的巅峰。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做爱的时候有高潮,那种快感不是自慰可以比的。我瘫软在床上,身体还在抽搐着,下面变得很敏感。

  Michael还没有射,我叫他等一下,让我休息一下,他就自己在旁边自摸。过了几分钟,我叫他上来,他趴在我身上,小弟弟再一次充满了我的下体。他疯狂的抽插了十几分钟之后才终于射了出来,而且射了很多很多。

  「I should thank you.」 我对Michael说:「You're the first man that could give me orgasm. It felt so good.」「Well, you'll enjoy it again next month.」 Michael回答到,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我主动吻了吻他,穿上裙子出去了。回到房间看了看表,居然折腾了两个小时,怪不得这么累。我匆匆洗了个澡,就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还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乳房。我转过身一看,不知什么时候 Bryan已经坐在我的床上。我一下坐了起来,问他怎么进来的,他说我门没有锁。糟糕,昨天晚上回来居然忘了锁门。

  「You want me now?」 我问他。

  「If you don't mind… It's 10 o'clock already.」 Bryan一边说一边脱我的内裤。

  我竟然已经睡了10个多小时,看来昨天真是累坏了。看他那么急吼吼的样子,就由他吧,反正他现在不来,迟早是要来的。于是我躺回床上,任由他摆布。他把我脱了个光,自己也把衣服脱掉,开始吻我的乳房,还一边说我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香味。我没告诉他那是我从国内带来的六神沐浴露的味道。

  我本来还有点困,在他的挑逗之下,下面的水又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清醒了过来。我感觉到他把手指深入我的洞口,不停的搅动,我开始呻吟起来。一会儿他把手抽出,伸到我面前让我看,只见他满手都湿漉漉的,还在滴水。我害羞的把头转了过去。

  我背对着他,反手握着他的阴茎套弄着,我不禁想到昨天晚上Michael的那根。嗯,这个大小还比较适中,介于Luke和志诚之间,和Felix的差不多大。过了一会儿,Bryan把小弟弟塞了进来,开始抽插。他的手也在帮忙挑弄我的阴蒂。也许是我昨天晚上已经到过高潮,这一招不灵了,虽然很舒服,但是就是到不了。我扭动着屁股,配合他的节奏一前一后。不一会儿,Bryan闷哼了一声,全部射在了里面。他也射了很多,可能是憋了很久了。射完后他趟在我的怀里,像个孩子,阴茎还留在我的阴道里,一会儿渐渐变软才滑了出来,顺带着流出了一大堆液体。唉,要洗床单了。

  就这样,这个月我已经和他们每人都做了一次,算是完成任务了。

  接下来的一个周末,我自己去逛了mall,买了几件以前一直想买的衣服和一双很性感的大红色系带高跟凉鞋,好好把自己打扮了一番。

  蜕变 (八)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李清照。如梦令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我每个月分别和他们四人做爱一次,和他们也混的越来越熟。他们对我都很好,常常带我去出去玩,有时还会买些小礼物送给我。在他们过生日的时候,我会特别的打扮漂亮去他们的房间,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他们。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做爱的技巧,比如怎么舔小弟弟可以舔的最舒服,什么姿势最让他们满足,还尝试了各种不同的体位。

  不知怎么搞的,几乎每次跟Michael做爱都可以让我高潮,而跟其他几个就不行。也许是Michael对我的那一点点粗暴,有时近乎蹂躏的方式,可以彻底的激起我心底的慾望。

  有时候我们会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情骂俏。有一天晚上,我们五个自己在家开party,玩的很high,跳舞喝酒玩骨牌,我喝了很多他们自己乱调的cocktail,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裙子还在身上,内裤却已不见,怎么都找不着。床单上有一片湿过的痕迹。我头痛的厉害,完全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身体有点酸痛,不知他们四人昨晚对我做了些什么,可是又没有证据。摇摇晃晃的下了楼去倒水喝,看到他们四个在厨房谈论着什么,有说有笑。看到我来,他们停止了谈论,对着我坏坏的笑起来。我知道就算问他们他们也不会说实话,乾脆不理他们,假装没事。

  在外面,我还是那个清纯的淑女,而在家,我是个十足的小淫娃。我觉得我不配再跟志诚在一起,他应该找一个纯洁的女生过日子。当志诚再来电话说要来看我的时候,我下了决心,狠心的跟他说了分手。他不停的问我为什么,我只能骗他说我已经有了别人。他一度无法相信,但最终还是无言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我告诉他我会把手机寄还给他,叫他以后不用再打电话找我,他默默的挂了电话。我的心在滴血。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已不可能回头了。

  又一个周末,他们找了几个朋友来家里开party,叫我也参加。当我穿着红色吊带短裙配上那双大红的细高跟凉鞋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男生们都看呆了。我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很快就玩在了一起。

  Party结束后,Felix走过来说,他有两个朋友很想和我交朋友,问我想不想「have some fun with them」。

  我半开玩笑的说:「Sure, why not. $200 an hour.」 说完就有点后悔,责怪自己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感觉自己像是个妓女。

  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第二天下午我放学回家,他其中一个朋友Jorge(也是个 latino)已经在家里等我了。Jorge看起来是个很有钱的公子哥,衣着不凡,风度翩翩。他说要请我吃晚餐,我答应了。我回房间换上一条紫黑色的吊带短裙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打扮好,他开着BMW敞篷车先带我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吃晚餐,然后带我回到他住的地方,是一个高档社区里的一间很豪华的公寓。他一个人住。

  我们喝着香槟,听着爵士乐。他问我会不会跳舞,我点点头。在大学里学过不少交际舞,国标、 tango、salsa、fox等等都学过一些。听说hispanic都很会跳舞,我倒很想见识见识。他先选了一首南美音乐,我们即兴跳了一小段 salsa。他跳的还真好,说不出的性感,我心动了起来。之后,他把音乐换成抒情的曲子,然后慢慢搂着我。我靠在他的肩上,跟着他晃动,感觉很浪漫,我有些陶醉了。

  他深情的抬起我的头,慢慢吻向了我的嘴唇。我迎了上去,搂着他的脖子,跟他热吻起来。我们一边吻一边继续随着音乐晃动着,他还一边抚摸着我的臀部。

  他把我带到沙发边,让我跪在沙发上。他蹲了下来,把我的裙子掀起,把丁字裤拨到一边,舔向我早已湿润的阴部。我翘起屁股,用下体迎合他的嘴。他的胡子扎的我痒痒的,却很舒服。舔着舔着,他的鼻子碰到了我的菊花蕾,好痒啊,我的身体一下子缩了起来。他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他从来没有人碰我那里,很痒。

  「Really? You will like it. Trust me.」 他说完,让我身体趴下一些,把屁股抬高,继续舔我的小 妹妹,用一只手指轻轻的在我菊花附近摩擦。我慢慢适应了之后,真的像他说的,竟然真的有点觉得又刺激又舒服。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指塞进我的小 妹妹里,嘴却对着我的菊花蕾舔了上去,快感不断的袭来。

  他站了起来,让我坐好,一边解开牛仔裤的皮带和扣子。我帮他把裤子和内裤褪下,早已坚挺却被压抑着小弟弟猛的弹了出来。我一把握住它,认真的舔了起来,我早已不再是初来美国时的那个青涩少女了。我从他的龟头底部开始往上,舌头在龟头上打圈,然后慢慢往下,舔遍整个阴茎,继续往下,舔他的蛋蛋。

  一会儿他坐到沙发上,我跪在他双腿中间继续用嘴服侍他的小弟弟。他又把双腿抬了起来,好让我方便的舔他的蛋蛋。我一边舔蛋蛋,一边用手套弄他的勃起。

  终于他站起身,从茶几的抽屉里拿了一个套套熟练的戴上,然后把我按倒在沙发,除去我的高跟鞋。他单膝跪在沙发上,把我的双腿高高架在他肩膀,挺起小弟弟刺了进来。他把我的吊带连同胸罩一起扒了下来,褪到腹部,用双手用力的捏我的乳房。他一边抽插,一边把我的腿往下压。我的膝盖几乎都快碰到我的头,感觉他插入的越来越深。过了一会儿,他把我的一条腿放下,用手紮住我的脚踝继续用力的抽插。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我感到他的小弟弟一阵抽动,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我身上起来。我放下腿,大口的喘着气。他满足的抱着我在沙发上温存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去浴室清洗。

  等Jorge出来,我已整理好了。他抱着吻了吻我,问我要不要留下。我告诉他明天有报告要交,回去还要看书。于是他开车送我回家,下车时,他跟我吻别,还递给我一个信封。我的心跳加快,谢了谢他,没有多说什么,飞快的跑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我锁上门,心扑通扑通的跳,好像做了坏事一样。打开信封,里面有六张一百元美金。有帅哥请吃大餐,度过了浪漫的一晚,还有钱拿,真好。我把罪恶感远远的抛到了脑后。

  两个月里Felix又陆陆续续的介绍给我几个他的朋友,Jorge也来找我过好几次。大多数时候我会去他们家里,如果那个男生不是一个人住,我们就会在我的房间里。我会按着他们的喜好换上不同的衣服,有时是旗袍,有时是比较正式的职业套裙,有时就直接穿着性感的内衣和丝袜。我还发现,如果我涂上漂亮的指甲油,穿上高跟鞋,帮男生口交的时候,他们会特别兴奋。

  两个月下来,虽然挣了不少,却基本上被我拿去买名牌的衣服鞋子和包包,越买越贵。我喜欢穿高跟鞋,可以让我的腿看起来更修长更笔直,所以各式各样的高跟鞋就买了十几双。我最喜欢的牌子是Stuart Weitzman,很有设计感,品质又好。

  蜕变(九)

  ======================================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

  云阶月地,关锁千重。

  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 李清照。行香子-七夕

  ======================================

  虽然我晚上和周末很忙碌,可是白天在学校的时候我会很专心的看书,所以成绩还不错,教授们也都很喜欢我。

  一转眼期末已经考完,到了暑假,学生们回家的回家,打工的打工,旅游的旅游。我看看了账户里的钱,所剩不多了。正考虑要不要找份工作,哪怕当 waitress也可以,Bryan似乎看出了我的难处,说他前两天去一个club看到那里在找人,问我要不要去试试,我答应了。他把地址给我,是在一个比较靠近城市边缘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不过还好坐轻轨可以到。

  到了那儿才发现,原来是个Gentlemen's Club,要不是外面红红绿绿的霓虹灯,看起来就像个仓库。我走进去,可能是下午生意不是很好,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男人坐在下面,三个小舞台上有三个女生只穿了内裤和高跟鞋在上面扭动着。我跟门口的小姐说我是来找工作的。她打量了我一下,才递给我一张表,让我填好拿给她。我一边填一边打量着四周,地方不大,乌烟瘴气的,男人们一个个都色迷迷的。说实在的,让我在这里上班,心里很不情愿。先先看看待遇怎么样吧,心里想着。我把表格拿给她,她让我在旁边坐一下。过了一小会儿,一个打扮的很漂亮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自我介绍叫Gina,是这里的经理,叫我到她的办公室去谈谈。

  Gina 让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问我问什么要来这里找工作。我告诉她我叫Linda,是M大的学生,来这里留学,自己要负担生活费,很贵,所以想出来打工。她听完点点头,夸我长的漂亮英文也很好,然后开始介绍起这里的工作。晚上这里很热闹,她们需要多一点女生来,问我以前有没有跳过strip dance。我说我之前跳过芭蕾和其它的舞,她笑笑说我是overqualified,说没跳过没关系,只要愿意,很容易学,女人天生就会。我问她工资怎么算,她说一小时$15,在台上跳的小费算自己的,lap dance的话10分钟客人会给至少$20,但要上缴$5,一晚上可以很轻松的挣到二三百。我算了算,比在中餐馆打工多多了。而且这里离学校比较远,应该不会碰到熟人。

  她问我考虑的怎么样,我说可以试试看。她问我可不可以明天就来上班,她们急缺人手。我想反正放假了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她让我下午早点来,她可以给我training,还叫我来之前一定要把腋毛和下面shave乾净,并且穿上黑色的高跟鞋。

  腋毛我都有刮,可是私处的还从来没刮过。晚上回到家,进了浴室,照着镜子,试着像刮腋毛那样刮了起来。还好,很容易就刮乾净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下面光秃秃的,很不适应。我冲着淋浴,摸着光滑的阴部,有种特别的感觉,我不禁自慰了起来……第二天下午,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很早就去了那里。Gina领来了一个叫Ashley的女孩到后台,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让她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规矩,并且示范给我看该怎么在台上跳,还有lap dance。我就这样跟她边学边跳了两个小时。Gina过来让我跳给她看一下。我不好意思的跳了起来,她一边鼓励我说跳的不错,一边让我放开一些,动作再大一些。她从衣橱里拿了一个乾净的黑色薄纱半透明胸罩让我试试大小,很性感,但是有点紧,她说这样刚好,紧一点好看。于是我就这样第一次登场了。

  还好时间还早,没有几个客人。我开始在台上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按照要求,慢慢解开胸罩,扔到后面,并且用手遮住胸部,不要露的太快。又绕了两圈之后我才放开手。还是第一次在外面这么暴露,还好我对自己的身材有充分的自信。很快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走到了舞台前面,手上拿着钞票。我走到他面前,开始扭动着我的胸部和臀部,轻轻的甩动我的长发,转个圈,从正面到背面,还一边用手抚摸自己的身体离他很近。他满意的看着我,对说我了声「You're gorgeous」。我把内裤的边拉开一些,他把一张一元的钞票塞到了我的内裤边上,我说了声谢谢,他就转身回到了座位上。Gina在台下看着我,对我竖起大拇指,我对她笑了笑。

  就这样跳了半个多小时,中间还有另外两个人过来给小费,其中一个给了两块,让我在他脸上亲一口。另一个女孩来换班,我捡起地上的胸罩回到后台休息。Gina走了过来,说我跳的非常好,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叫我好好休息一下,喝点水,等会儿人多起来会很累。

  等我再次上台的时候,果然下面已经做了很多人。客人们渐渐活跃起来,纷纷跑上来让我跳给他们看。我的内裤边上已经塞了很多小费了,有一个老头甚至给了五元的。跳了一会儿,Gina换了一个人上来,叫我准备一下,有几个客人已经点我跳lap dance了。我数了数身上的小费,已经有二十多了。

  我擦擦汗,补了补妆,Gina领我来到一桌客人面前,给他们介绍我叫Linda,是新来的。我跟其中的一个寒暄了几句,就跨到他腿上,双手微微搭着他的肩,胸部在他面前晃动,又用我的臀部蹭他的大腿和小弟弟附近。他穿了西裤,很薄的那种,过了没一会儿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小弟弟硬了。我转过身背对着他,让他两腿分开,我的臀部在他双腿中间,继续摩擦他的小弟弟,一会儿又把屁股抬高,在他眼前晃动,几乎快要碰到他的脸,他似乎很享受。过了十分钟,我跳完起来。他高兴的给了我三十块。就这样,Gina又领着我给好几个人跳lap dance。

  到了10点多,我已经累坏了。扣掉上缴的费用,我赚了一百六。Gina很高兴的说大家都很喜欢我,希望我每天晚上都能来。我想想反正放假没事,白天可以休息,晚上也是嫌着,就答应了。

  那天晚上,我梦到了志诚,醒来的时候枕头是湿的。

  就这样一个暑假,除了来例假的那个礼拜不去外,我一周去跳五个晚上。有时候客人会上来问可不可以陪他们出去,我觉得去那里的人素质都不高,都推说有事拒绝了。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在那里跳舞,空气太差,而且客人的素质实在不好。Jorge和Felix的几个朋友又来我家找过几次。两个月下来我差不多赚了一万块。

  我常常会想念志诚,想着他对我的好。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新的女朋友了。可是我不能再和他联系,我已经配不上他了。

  字节数:46946

【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