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青梅竹马,性戏无猜


男主角:我,小名华华。

  女主角:我干姐,比我大一岁,小名腊梅

  中南丘陵地带农村,我1977年-1980年的事,干姐吃国家粮,父亲在离村里5公里远的厂里上班,家庭富裕。干姐白白胖胖漂亮乖巧震动一方,且是独生女,就是学习成绩差。

  我家6姊妹穷极了就是学习成绩好所以干姐父母要她做我父母的干女儿我们一起发蒙上的学她父母希望我能帮她把学习赶上来所以我们在一起上学她和我一起帮我家做事我们一起做家庭作业一起睡觉。

  我16 岁以前,一直和干姐一起学习、生活,还不知道男女的差别,直到我19岁那年6月的一天,我记得还是星期六。

  华华,今天xxx厂里放电影,我们一起去看啊!

  那时我们那看电影是一件很稀奇奢侈的事情。

  嗯,我回家快点吃完饭就来邀你洛!

  好!

  电影看到晚上10:30分结束。

  华华,就到xxx厂里我爸爸的房子里去睡,爸爸回村里了,我找他拿了钥匙的。

  嗯,好!

  我和干姐一起到厂里她爸爸的房子里梳洗后就上床睡觉了!

  以前像这样从来都习以为常了,也没有意外发生。

  熄灭电灯睡了一会后,干姐的手不知怎么放到了我的鸡鸡的位置那里。

  华华,这里怎么有个硬梆梆的东西?是什么洛?

  我忽然发现那是我的鸡鸡不知怎么变的好大,硬梆梆的了,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我感觉到很奇怪、也有点怕,一下有点不知所措,紧张得很,声音都有点变调。

  梅姐,是我的鸡鸡。

  怎么这样了啊,是不是生病了,你有身上哪里不舒服吗?干姐一下子就紧张的坐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也没哪里不舒服啊!

  我来看看,说着干姐就摸索打开了电灯。

  我只穿了农村穿的那种好大的短裤,上身没有穿衣,我热天都是这样穿着睡觉的。这是看见我的短裤拱起好高。

  干姐马上帮我脱掉短裤。

  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干姐用手扶着我的鸡鸡四周摇来摇去仔细的看着。

  华华,身上有哪里疼吧?

  没有啊!

  我们都疑惑不晓得怎么回事。

  那就睡吧,明天看好不好?

  说着干姐就熄灭了电灯躺下,又用手握住我的硬鸡鸡。

  我知道干姐也担心的很,睡了一会儿,我不知怎么无意识的把手伸进了干姐的短裤里面,突然我打了个冷惊,在我的印象里面,干姐那里是光光的,而这时我手上有种摸着绸缎一样滑溜又毛茸茸的感觉,一下子就惊醒了。

  梅姐,这是什么啊?我一边摸一边问。

  头发!

  原来这里不长头发的啊,我这里也没的!

  不晓得几时就长出来了的。

  梅姐,给我看看,这一下子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好奇的不得了。

  我摸索打开了电灯,帮干姐脱掉了短裤,发现她的阴埠位置长满了两到三厘米不等的淡黑色毛发,一直到两大腿的根部,我细心都拨弄了一会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就熄灭了电灯躺下。手又放到干姐的阴埠上。

  梅姐,不晓得我这里会不会也长头发啊!

  不晓得,你去看看别个啊!

  干姐也又握住我的鸡鸡,我们有一答没一答的讲着话。

  华华,鸡鸡怎么还这么硬啊,我帮你捏捏看好不好些啊,干姐担心的说道。

  好,其实我也一直有点紧张糊涂的。

  干姐于是开始一捏一放我的鸡鸡

  突然没来由的我鸡鸡一跳,全身一震,一种叫我万分吃惊的舒服感觉从鸡鸡上一丝一丝传遍全身,同是脑壳里传来一种想干姐不停的再加一点劲捏我的鸡鸡的渴望。

  干姐也感觉到了,停下了捏我鸡鸡的动作。

  华华,怎么啦?

  没事,好舒服的,你不停打洛,还把你手捏的力使大一点看看。

  感觉到我好高兴,干姐一下子坐起来跪在我右边开始认真的捏我的鸡鸡,并加大了手指捏的力量。

  我的舒服感比前面还要大些了,右手也是无意识的伸向干姐的两大腿之间,一下碰到干姐的阴埠位置了,干姐感觉到我的胳膊伸不直,于是抬高屁股,分开两大腿,跪趴在我旁边,我的又胳膊一下子就从干姐的两大腿之间伸直了。

  这时,我和干姐的动作都是一种普通感觉的活动,都没有意识到是男女之间的性活动,直到一会儿以后。

  干姐调整好自己的跪趴姿势后,继续帮我上下四周捏鸡鸡。

  我就是仔细的体会着这种从没有过的奇怪的舒服高兴兴奋的感觉,一会儿后,右手无意识的抬了起来,本意是也捏捏干姐的阴埠长了毛发的位置的,恰好一下子捏到了干姐的大阴唇小阴唇,而且,我的手上竟也传来一种神奇的愉快感觉,我心里还在想,怎么捏到了干姐尿尿的地方啊,准备缩回手捏干姐的阴埠毛毛位置。

  突然,感觉到干姐也全身一震,而且两只大腿分的更开了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梅姐,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吧?我也担心干姐的很!

  哦,没事,就是你捏的我好痒痒的,你再使点力到处捏看看。

  性爱,真是人生来就具有的一种神奇的本能,之前我和干姐的动作都是意识里与性无关的一种普通活动的感觉,只是无意之中碰到了我的手捏干姐的大阴唇小阴唇、干姐的手捏我的鸡鸡,或许这种偶然也是随着年龄增长后的必然。

  从这个时候起,我和干姐都忽然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渴望的感觉,性感感觉开始觉醒了。

  我的手捏干姐大阴唇小阴唇时,我的手上也感觉到很舒服,干姐应该也是一样的,一下子我和干姐都不说话了,感觉怪怪的,不尴尬的手都机械的不停的捏着。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明显的感觉到干姐的两只大腿分的越来越开,我感觉到自己的鸡鸡也在不断的长大,越来越粗,越来越长,之前我的龟头都是包皮包着的,随着鸡鸡的不断变粗变长,龟头在慢慢的冲出来,这是,鸡鸡上的舒服里忽然传来了一丝丝疼的感觉,可有舍不得感觉的手捏停下来,我的身子轻轻的扭动,以此抵抗这种疼的感觉,干姐马上意识到了,停了下来。

  华华,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啦,说着,干姐打开了电灯。

  华华,鸡鸡怎么长的这么大了啊,好吓人的,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时我心里也好怕的,根本不知道包皮里面还有个龟头,更不知道这个龟头还可以从包皮里面冲出来。但这种舒服的感觉太有吸引力了,也无法抵抗自己强大的好奇心。

  梅姐,没事,你慢慢帮我捏洛。

  好,你不舒服就喊啊!

  干姐又跪趴到我的右边,我很自然的把手伸到干姐的两大腿之间开始把干姐的大阴唇小阴唇捏起来。

  这个时候的刺激舒服感觉并不是很强烈的,我还没有遗过精,更谈不上射精,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干姐也还没有来过月经。

  性活动,人类神奇的本能,神奇的无师自通。

  干姐跪趴在我右边,右手握着我的鸡鸡,不知怎么竟开始不是捏了,而是上下撸了起来。还告诉我到华华,鸡鸡越来越大了,里面有个头头在出来,我看里面有好长能出来啊,你一疼就喊我!

  干姐的这种新的上下撸动鸡鸡的方式又提高了我的舒服感,就是感觉到鸡鸡头头上包着的皮撑开的越来越大,还好,能忍得住这种中轻程度的疼。

  干姐显然是也有点害怕,又搞不明白。

  华华,不要紧吧,鸡鸡头头出来的越来越多啦,好粗啦,疼就喊我啊。

  好。

  我的主要精力在捏干姐的大阴唇,现在想捏的感觉强多了,鸡鸡上基本感觉不到疼了,应该是精力分散的原因,突然,我想到干姐大阴唇中间的小阴唇的两条肉肉不是鼓出来了吗,自然的捏住一边扯来扯去,又换捏住另外一边扯来扯去,明显的感觉到干姐的两大腿不自觉的趴的越来越开,我下意识的觉得干姐应该是很舒服,于是我扯干姐小阴唇使的力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忽然,我发现干姐的小阴唇里面有水不断的流到我手上。

  华华,好舒服,你就这样扯快点搞。

  梅姐,你的尿出来了好多,流到我手上了,你先去上厕所洛。

  没有啊,我不要上的厕所。

  随着我不停的拉扯干姐的两边小阴唇,干姐撸我的鸡鸡也越来越快,使的力也越来越大。

  突然,我感觉到鸡鸡一下子冲出了好长一节,而且感觉到鸡鸡头头一阵冰凉,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干姐马上停了下来,显然也是吓住了。

  蛮疼吧,干姐像犯了大错误似的问道。

  不疼啊。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两人死死的盯着鸡鸡一下子冲出来的大龟头,一跳一跳的,包皮已经完全褪下离龟头最下面都有好远了,鸡鸡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样子,等了一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两放心了,开始仔细看鸡鸡冲出来的一节。

  华华,这里怎么是奶黄色的啊,干姐一边扶着我的鸡鸡四周看来看去一边问我?

  哦,不是鸡鸡,是鸡鸡这里有一圈沟沟,沟沟里面填的东西。

  干姐一边说一边用两个手指扯掉了其中一节断开了鼓出来的部分,一下子我们就明白了,龟头下面连着的是好大一圈沟沟,原来包皮包着沟沟10年,留下了很多的脏东西没有出来的。

  华华,我去打水来跟你把这里洗干净。

  说着,干姐就下床去用洗脸盆打来了半盆温热水。

  华华,下来洗,额——额——好脏啊!

  我下床来蹲下把鸡鸡伸到脸盆中间,两手扶着干姐的两只肩膀,干姐开始帮我清洗鸡鸡。

  干姐先帮我慢慢将一圈沟沟里面的东西扯掉,再浇上水,给鸡鸡打香皂,我只觉得有比较强的一阵阵舒服感袭来,情不自禁叫了梅姐,好舒服的。

  干姐打完香皂后,开始用左手握着我的鸡鸡根部,右手握着鸡鸡龟头下面的沟沟那里,右手握紧了转来转去,突然,一种天塌下来了感觉迅速的把我淹没了,我眼前一黑,大喊了一声啊——啊——,吓的魂都飞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赶紧向干姐扑过去,紧紧的抱住干姐的脖子,同时感觉到全身一紧张,肌肉都僵硬起来,鸡鸡不受控制的拼命向前冲刺,一股热尿(当时想的)从鸡鸡里面冲了出来,喉咙里面忍不住大声吼叫,屁股刚刚一向后缩,鸡鸡又是急急的向前猛挺过去,好像是要把吃奶的力气都要使出来似的,一停——两挺——3挺——4挺——5挺,身体动作才停下来,使劲的抱住干姐不动,好像天地都消失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干姐也被搞晕了,都没有做声,就这样我紧紧抱住干姐等了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我慢慢松开了紧抱干姐的两只胳膊,干姐双手还紧紧握着我的鸡鸡,又开始帮我清洗鸡鸡,明显的感觉到鸡鸡又膨大了一圈,干姐的右手在龟头下面的沟沟里面旋转到第五圈的时候,暴风骤雨又突然降临,我再次猛扑到干姐身上,重复一次射精,完后干姐帮我继续清洗鸡鸡,龟头和沟沟洗完了,我想应该没事了吧,干姐开始把鸡鸡前后撸来撸去清洗,到第10次的时候,再次鸡鸡又爆发了,射了三次后鸡鸡终于才慢慢软了下来,干姐默默的帮我清洗完鸡鸡。

  华华,你睡去洛,我去洗个澡。

  我突然发现干姐胸部腿上全是我鸡鸡里射出的东西,而干姐也满面通红的低着头端起脸盆洗澡去了,我自己也不自觉的脸上通红起来。

  心里无端的涌起一种想起干姐就不好意思又很想象刚才一样抱住她的感觉,一时竟非常的不知所措。

  射精能使男人瞬间本能的意识到男女的区别,产生渴望爱女人的感觉。

  其实不知道看过干姐的裸体多少次了,以前根本就熟视无睹的,这时趟在床上,却莫名其妙的大脑里全部是干姐裸体,赶都赶不出去这种想象和渴望。

  等了一会,干姐洗完澡来了,我忽然发现竟穿上一条连衣裙来上床了,而且上床就熄灭了电灯。

  睡吧。

  然后干姐就睡到我旁边了,也不讲话,我感觉到好怪好怪的,一时竟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又好想和干姐说话,抱她,亲她的。

  毕竟,以前接吻都没有过,我突然感觉到好惶恐不安的,怎么也不敢靠近干姐过去了,拼命的忍,假装睡觉。

  大概忍了半个小时吧,突然大脑又忍不住了,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干姐挪了过去,感觉只挪到我们两人之间中线的地方,就死死的抱到了干姐,又是不由自主的两人的嘴巴连到了一起,拼命的吻起来。

  爱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刚才还两人都觉得不知所措,等两人狂吻了一番后,都觉得蛮好意思了,一下子又恢复了原来亲密无间的感觉。

  华华,你的鸡鸡现在好大了哦,吓死我了,说着,干姐又把我的鸡鸡握在了手里。

  嗯,我也不晓得长了这么大。

  我也把手伸到干姐的短裤里面,干姐穿着短裤我把手伸进去好不方便的。

  把短裤脱了吧。

  我一边说一边就帮干姐脱掉了短裤。

  好热的。干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自己脱掉了连衣裙。

  我又开始捏扯干姐的大小阴唇,干姐也不停的捏我的鸡鸡,明显的两人都感觉更舒服了,又开始讨论起来。

  华华,你那个不是尿。

  嗯,我忽然想起干姐小阴唇里面流出来的水。

  梅姐,我晓得打,你那里流出来的肯定也不是尿。

  嗯,是的。

  我忽然好想看干姐的屄屄。

  梅姐,给我看看你下面尿尿的地方好不好?不晓得长大了还是不是一样的。

  嗯,你看了告诉我啊,我自己又看不到。

  我急忙打开了电灯,趴到干姐的两腿之间。

  干姐两腿分的不蛮开,我开不见大小阴唇那里。

  看不见,梅姐。

  我一边说,一边扶起干姐的两条腿尽量向两边分开,并把干姐的腿推向她的胸部。

  你自己把腿扶起啊。

  好丑的,干姐一边羞涩的说,一边还是顺从的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双腿。

  这个角度我原来从没有看过,也没有想看过,一眼看过去,有种心里喜欢的被掏空了的感觉。

  梅姐,你真好看。

  我说着,用双手细心的开始抚摸干姐两条雪白封面的大腿,眼睛盯着干姐的那条肉逢就移不开了。

  我不停的抚摸着干姐的两边大腿想大腿根本移动朝那条肉逢摸过去,突然干姐全身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华华,好舒服。

  本能的性爱真是一个相当神秘的东西,我摸着摸着干姐的大阴唇,还没有碰到小阴唇,心里突然涌出一种想要搞干姐的渴望,鸡鸡一下子变的好大好硬。我越来越贪婪的抚摸干姐的大阴唇,朝四周拉扯干姐的小阴唇,忽然,干姐的肉逢逢里开始流出水来了。

  华华,好舒服。

  干姐喊的频率越来越高。我想搞干姐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但是根本就不清晰怎么搞。

  梅姐,我想看你尿尿的地方。梅姐尿尿小时候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的,而且都是两边阴唇分的好开的,记得非常清楚的就是梅姐小时候在堰塘堤边尿尿,我站在堤下水边钓鱼,一转身,眼睛隔干姐的尿尿的地方大概就一尺半,因为一直和干姐一起睡觉,非常亲密,都没有什么多想,那时候我们都还是穿的开裆裤,干姐蹲在我后面,两腿分的很开,两边阴唇肉鼓鼓的,也分的很开,大概分开的宽处有1厘米,里面的粉红色的肉肉看的非常清晰,我记得当时有点看呆了的记忆,但那仅仅是一种很淡很淡的愿望,看不到的时候从来没有过想看的愿望。

  嗯,梅姐说的声音很小,也不朝我看。

  我仔细的一只手用两个手指捏紧一边的小阴唇中间慢慢的向两边扯开。

  华华,好舒服,干姐不停的叫了起来,我看到肉逢下面的流的更多了,这样不停的扯开合拢。我想搞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终于,我忍不住了。

  梅姐,我想搞你。

  嗯,你搞其实,我和梅姐都搞不清楚搞是怎么回事,完全是一种本能。

  我一下子扑到干姐的身上,两人疯狂的吻了一会,才又意识到鸡鸡好硬的,想搞。

  我就把鸡鸡抵到干姐尿尿的地方,干姐水好多,一下子龟头滑了进去,干姐的小阴唇就将我的龟头紧紧的包裹了起来,当两人的尿尿口接触的时候,一阵电流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头一晕,全身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立马就射精了,但是射精后鸡鸡并没有变软,就是要等一会儿才能动。

  我和干姐紧紧的抱在一起,不停的疯狂的接吻,等了大概几分钟,我的鸡鸡又想动起来。

  鸡鸡的本能就知道活塞运动,我自然的就开始了活塞运动,后来才知道,不过就是龟头在不停的进出小阴唇的包裹,这时就以为是搞b的全部内容了,也确实我和干姐都舒服的不知所措,神魂颠倒了。

  由于射的精液都包裹在干姐的阴唇里面,我的鸡鸡从各个角度滑进滑出干姐的屄屄都完全不需要用力。

  华华,我喘不过气来了,太舒服了。

  我也感觉到干姐的身体极度放松了,像一滩烂泥巴一样,而我的鸡鸡进进出出干姐的屄屄又极度光滑,越往后就越不自觉的鸡鸡加大了冲击的力量,突然有一下,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前面都只有龟头能滑进去就顶到底了的,这次一下子鸡鸡冲进去了一半,我和干姐同时大叫了一声,两人猛的抱的好紧好紧。

  华华,有点疼。

  嗯,好,我退出来慢慢搞。

  鸡鸡进入一半的刺激立马排山倒海向我袭来,我又全身僵硬,大脑里面一片空白,鸡鸡根本来不及退出来就一泄如注,干姐也是全身不停的颤抖,就这样我和干姐都一动不动的抱着,鸡鸡由刚射后稍微有变软,慢慢的又越来越硬了,我感觉到干姐屄屄里面的肉肉也由包裹我的鸡鸡好紧慢慢放松了,果然,过来一会儿,干姐就说话了。

  华华,不疼了,没事了,好舒服好舒服的,我的魂都没的了。

  干姐说完,又和我疯狂的接吻起来。

  我和干姐吻过一会儿后,鸡鸡又不由自主的开始进进出出做起活塞运动来,由于干姐的屄屄包裹满了我射的大量精液,加上本来干姐的屄屄出水就很多,我开始还有意识的控制鸡鸡慢慢的插入慢慢的抽出,但是还是感觉到干姐的屄屄里面太光滑了,屄屄里面的肉肉也柔软如水,我的鸡鸡根本是完全不用力气的滑进滑出,我怕干姐的屄屄疼,也没想再有意识的使劲冲进去更深入了,就是现在这样的抽抽插插我和干姐都忍不住不停的喊叫,不停的亲吻,不停的凶猛的一阵阵使劲的抱紧,可能是我和干姐年纪都不大,这种销魂蚀骨的感觉根本不是我们两个能承受的,我是有种只想就这样不停的抽插一直到死的渴望。

  随着我的鸡鸡不停的抽插,后面,我突然发现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干姐的屁股也不停的开始向上顶,又放下去,这样一变化,我发现我和干姐都开始越来越有劲了。

  本来我一个人抽抽插插的时候,心里面感觉鸡鸡每次插入的深度是很有数的,都没有超过我的鸡鸡硬起来的一半,当干姐也开始屄屄也开始主动冲刺的时候,我根本就搞不清楚我的鸡鸡每次插入进去好多了,为了防止我的鸡鸡插入进去多了伤到干姐的屄屄,我就是完全不用力的让鸡鸡滑动,并问了干姐的情况。

  梅姐,疼不疼。

  不疼啊,好舒服的,没事。

  于是,我和干姐就这样不知疲倦的做活塞运动,只是我一边胳膊撑累了就换换另一只胳膊继续撑起,这样自然的就变换着鸡鸡插入屄屄的角度。

  不晓得是我和干姐不停的抽插时间长了屄屄里面的肉肉麻木了的原因,还是抽查时间长了干姐有点疲倦什么的。我忽然发现我的鸡鸡经常全部插入进去干姐的屄屄里面了,也没有发现干姐有什么不舒服的,而且我们两人都还在干劲十足抽插着。

  梅姐,你发现有什么不同没有?

  嗯,没有啊,就是舒服的要死,其它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啊。

  哦,你看,我的鸡鸡已经全部都插进去了。

  啊——啊——

  干姐忽然大叫一声。

  一下子更兴奋来劲了,我一意识到鸡鸡全部进去到了干姐的屄屄里面,忽然就来了天崩地裂的舒服的感觉,我眼前一黑,猛的把干姐很很的抱紧,也感觉到干姐的屄屄里面的肉肉变得把我的鸡鸡箍的好紧好紧的,我的屁股不受控制的猛然发力一冲一射起来,感觉到这次干姐也和我一样屁股也是一股牛劲的猛力一冲一冲的,龟头上面有感觉到干姐的屄屄里面有一瓢一瓢的水水在往我的龟头上面泼过来。

  我和干姐的胸部都是好久的起伏不定,喘不过气来。后来我感觉到鸡鸡变软了,又和干姐猛吻了一会,一种身体已经空明的全身心的通透与幸福感充满了我的心胸。

  华华,天好亮了,不晓得到什么时间了,我们起床回村里吧!

  嗯。

  字节数:15776

  【完】
上一篇:背着学长肏她女友 下一篇:蜕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3-2018